火系少年皆正义
辣鸡咔吹,咔酱中心。
胜右固定,不吃出胜。
版头感谢炉炉

【切爆】无重力炸弹 01

丨暂时因为不明原因失去重力的爆豪

A班同学可以放爆豪风筝了




如果说住在隔壁的人不是切岛锐儿郎,那么他一定会以为自己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至于切岛锐儿郎,他并没有怀疑是自己没有睡醒或者是中了什么致幻的个性,他仰起头,张大了嘴,发出了一声夸张的哇。

“爆豪你是在进行什么特殊锻炼吗?好厉害的样子。”

看着后背贴在天花板整个人悬在空中的爆豪胜己,切岛锐儿郎发出了如是感叹。

“锻炼个鬼!好好用你的脚趾头想想也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吧!”

已经在天花板上待了有一会儿的爆豪脾气已经达到爆炸临界值。

“诶?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俯视着这张明显状况外表情的脸,爆豪很想对其正面轰上那么一发,可惜他现在身不由己。

 

时间倒退回半个小时之前,爆豪是在跟现在差不多的状况下醒来的。

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早上,床也好,桌子也好,都在他的脚下。

与之相对的,他无法感知到自己的重量,身体好像变成了一团空气。动作的时候虽然还找得到身体肌肉的感觉,但总的来说他已经不大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往哪边飘了。

仅仅是失重是不能打倒爆豪的,他的人生准则也不允许他因为区区失重就认输。

在房间里不知实验了多少回,才勉勉强强让自己出了房门,结果爆破角度稍微不对,整个人又贴回了天花板,正好被出门准备去上课的切岛看见。

 

“就是说无重力吗?难道是丽日?可是体育祭都过去那么久了……”

“不是她。”爆豪面无表情地说道。

“嗯?那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这种事情啊!怎么样都好,跟你无关吧!”

“可是你现在打算怎么去上课呢?马上就要迟到了吧。”

“爆破。”

言简意赅的回答,切岛这时也注意到了天花板上有几处焦黑的印迹。

“这样可不行哦,”切岛摇了摇头,“失重状况下你的爆破也没那么容易控制自己的移动吧?”

“你这家伙是在小看我吗?这点事情我怎么会办不到?!”

此刻在天花板上的爆豪对切岛而言没有半点威慑力。

“不如我带你过去吧。”切岛这么提议了。

“哈?”

刚才还暴躁的表情瞬间转换成了疑惑。

“现在不是失重状态吗?只要抓着我就可以正常过去了吧,虽然我知道爆豪自己也能到教室,不过只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

后面半句话让爆豪发不出脾气了。

切岛这时仰起脸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又拍了拍自己的胳膊:“别忘了,我做过你的马前腿吧。”说完切岛向上伸出自己的手,“抓着我的手下来。”

画面似乎重叠了那么一瞬,就在不久之前,切岛也向爆豪伸出过自己的手,不过这会儿他们的方向似乎上下颠倒了。

爆豪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忽而扯起一个笑,右手手掌贴着墙面轻微爆破一下脱离了天花板,左手已经被切岛抓住了。

在爆豪还没来得及调整好自己的身体时,切岛已经用一个标准的公主抱姿势抱住了他。

“好,就这么去教室吧!”

BOOM!!

毫不留情的一记爆破直接炸在切岛脸上。

“喂!!怎么突然炸我的脸啊?!!这样很危险啊!!!我还抱着你诶?!!”

“你想这样去教室?”

过于阴沉的表情,让切岛一下反应过来,这样的姿势大概是踩到某人的自尊地雷了。

“可是这样不是正好吗?”

“臭头发你再说一句我炸飞你!!”

“好啦好啦,那怎么办啊……要不挽着我的手臂,应该也能这么过去吧?”

“不要!!”

“我找跟绳子系你腰上,然后我……”

“你把我当什么了混蛋?!”

 

相泽消太走进教室,在看到空了两个座位后愣了一下。

“还有人没来?”

“是爆豪和切岛。”回答的人是上鸣。

“那两人住隔壁对吧?怎么都没来?现在都统一住在学校了,也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啊?”

“真少见,爆豪应该没有迟到过吧?”

“现在不是还没迟到吗?估计有什么事耽误了吧,不过确实爆豪一般都来得比较早。”

一年A班的讨论还没有得出结论,就听到走廊上传来切岛的声音。

“你要好好搂紧我哦?不然一会儿又麻烦了。”

紧跟其后的是爆豪有些不耐的声音:“知道了,好好做你的马前腿。”

接着教室门被拉开,众人刚才议论的两个人正站在门口。

“诶?”

“诶——?!!”

在看到门口两人的状况时,几乎是所有人都下意识发出了惊呼声。

爆豪胜己此刻正穿着他日常那套黑色的家居服,而他的人则由切岛锐儿郎背着。

爆豪的双臂搂着切岛的脖子,双腿则被切岛用手臂紧紧夹着。

值得一提的是,爆豪的脚是光着的,白皙的双脚就这么明晃晃地垂在切岛身体两侧。

“看什么看啊!爆破了你们!!”

就算是被人背着,气场也丝毫不弱的爆豪拽了拽切岛左肩的衣料,示意他往座位走。

“小胜你怎么了?出什么意外了吗?腿受伤了还是?”作为青梅竹马的绿谷出久在第一时间表示了自己的关怀。

“谁要你管啊,废久。”回答仍然不领情。

切岛倒是有些犯难,这会儿爆豪全无重力可言,他也不能就这么把爆豪往座位上放。

仅仅思索了三秒,切岛就果断向别人求助:“濑吕,过来帮一下忙。”

“我?”被点名的濑吕有些惊奇地站起身走过来。

 

“怎么了?小爆豪真的是受伤了?”

“爆豪和切岛的关系已经是这么要好的了?”

“怪不得上回救援活动让切岛上。”

 

切岛附在濑吕耳边说了几句,濑吕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后,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随后切岛就在全班好奇的注视中,拉住爆豪的手臂,将他从自己的身后,绕过身侧带到了身前。

但这一举动在其他人眼中,约莫是切岛竟然单手就把爆豪提了起来。

“切……切岛的臂力已经这么惊人了吗?”

“等等,重点难道不是爆豪同学被这样提到前面来居然还没有生气吗?”

新的问题来了,虽然拜托了濑吕一会儿在他把爆豪安置在座位上时用胶带帮忙固定一下,但这会儿怎么把爆豪放在座位上又是一个难题。

大概是因为刚才是靠切岛背过来的,爆豪对于欠了人情的人总归是有耐心的。

切岛想了想,右手仍然按在爆豪的颈后,左手则架在了他的腿弯处,稍一用力就把爆豪横了过来。

爆豪:“……”

一年A班集体成员:“……”

“我不是说了不许用这种方法抱我吗?!”

青筋暴起的爆豪十分不客气地对着切岛的脸就是一炸。

得益于硬化个性,切岛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可是不用这种姿势的话,我没办法把你放到座位上去啊。”

 

“这会儿是在演偶像剧吗?”丽日颇受震动。

“已经发展到了公主抱的程度了吗,小爆豪?”蛙吹也面露惊奇。

 

在爆豪彻底爆炸之前,切岛十分见机地把他安置在了座位上,而濑吕的胶带也在这时缠过来,将爆豪的腿和座椅捆在一起。

 

“怎么回事?”刚才一直在一旁不出声的相泽消太总算开口了。

“爆豪他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重力被消除了。”切岛简单地概括了一下情况。

同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丽日。

“诶?不是我啦,我根本没有碰过爆豪君哦?”丽日赶忙摆手。

“丽日有办法让爆豪恢复正常吗?”

“这个……我也没办法啦……我只能控制因为自己个性失重的东西。”

“既然这样,去恢复女郎那里吧。”

“我要上课。”爆豪明确地摆出了自己的态度。

“可是一会儿要去户外体能训练,你是想让自己飘走吗?”

“无重力状态下可是能飘出∞的距离啊,爆豪君。”丽日在后面提醒了一句。

“那又怎么了?老子会克服不了这点小问题?!!你们都在小瞧我吗?!!”

不妙……

切岛本能地感到爆豪开始在奇怪的地方较真了,赶紧开口:“无重力状态测出的数据都不准确,不如先去恢复女郎那里看看,用她的个性大概一下就好了吧?”

爆豪也不得不承认切岛这番话很有道理,然而——

“我拒绝,我要保持全勤记录。”

 

“如果你一定要去我也不拦你,”相泽竟然也没坚持,“不过,我得用绷带拉住你,免得你飞走了。”

“噗哈哈哈哈哈,这是放风筝吗?!”班里的男生们稍微想象了一下已经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不是风筝吧,风筝还会坠下来呢,应该是氢气球才对。”八百万跟他们理性分析。

“我说你们,叽叽喳喳烦不烦啊?!!再笑杀了你们!”

然而可惜的是,即便在爆破的威胁下,也没人能从爆豪氢气球这个概念里解放出来,笑得基本要脱力了。

 

“老师!”轰这个时候举手了,“我可以帮助爆豪同学冻在地上。”

“老子才不要你帮忙!谁让你帮了?!阴阳脸!”

“其实我也可以帮小爆豪,我可以用舌头黏住小爆豪。”蛙吹莫名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那个……那个……其实我也可以抱着小胜……”绿谷顶着爆豪的视线压力弱弱地说。

“我可以自己飘起来陪爆豪君在天上。”丽日提出了新的方案。

“都给我——去死!!”

尽管同学们跃跃欲试,爆豪还是留住了自己的一票否决权。

 

“我要提醒你一句,爆豪同学,”相泽站在讲台上面无表情,“如果你拒绝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这节课我不会让你上的。”

爆豪强压下不满的情绪,视线往班里那群明显兴奋过度的同学脸上扫了一圈,最后懒洋洋地抬起手臂,指了指切岛:“让这家伙继续做我的马就好了。”


 

=tbc=


评论(13)
热度(238)
© 禁爆乱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