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系少年皆正义
辣鸡咔吹,咔酱中心。
胜右固定,不吃出胜。
版头感谢炉炉

【轰爆】恋爱爆君 01

丨原作背景,角色属于堀越耕平,ooc属于我

丨时间线在轰爆二人临时执照考试不合格后

丨主要就是写轰是怎么耿直地一项项完成某恋爱爆君不合理到苛刻地步的恋爱要求【划掉




爆豪胜己刚把OK绷从脸上扯下来,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这个时间点上,按理来说已经不会有人来串门了。

也未多想,爆豪起身往门口走去,毕竟这栋宿舍楼中能自由进出的只有雄英英雄科一年A班的学生罢了。更何况对方还规规矩矩地敲门了。

然而在门被打开的瞬间,爆豪就想直接摔门了:

“你来找我干什么啊,半身混蛋?”

口气自然是不好的,毕竟白天两个人在补习训练中又有了冲突。

硬要说冲突其实也不对,看上去不爽的似乎只有爆豪本人而已,而这点认知则让他更为不爽了。

“我来捡衣服。”轰平静地指了指爆豪身后,“我刚刚在阳台收衣服,不小心掉你阳台上了。”

“哈?”

轰琢磨了一下爆豪此刻暴怒边缘的表情,歪了歪头,换了一种说法:“请让我去你阳台捡衣服。”

爆豪确实火大,但是火大的同时他意识到对方这个理由十分正当,正当到他根本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如果是别的什么奇奇怪怪的请求他早就摔门了。

看着轰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疑惑,爆豪自然而然也明白了这家伙根本没明白他生气的真正理由,他自己其实也知道这会儿有点迁怒的成分在里面。

不得已,稍微侧过了身子,爆豪语气不善地说了句:“快点拿,拿完赶紧滚回去。”

轰点了点头,从爆豪身前走过,目不斜视地穿过整个房间,在阳台上拿起他的体操服外套,再安静地原路返回。

走到门口时,轰突然停了一下,看了看爆豪的脸,认真道:“你的伤口还没愈合,OK绷用完了吗?用完了的话,我那里还……”

没等轰把话说完,爆豪已经很不客气地把他推了出去并摔上了门。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轰焦冻已经成为了爆豪胜己日常生活见面时间最多的人了。这不幸的源头还要追溯到他们两人同时在英雄临时执照的考试中落榜了。

彼时上鸣还用“有轰陪你落榜也没什么好丢脸的了”这种鬼话来安慰爆豪,自然最后被爆豪武力镇压了。

即便爆豪承认轰天生有一张不会让人觉得厌烦的脸,但这么每天从早看到晚,也会让人有点吃不消,晚上睡前再见这么一次,爆豪感觉这会儿睡意都没了。

爆豪最后决定走到阳台去透透气再回来休息。

只是当他走上阳台的时候,又听到了那个最近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声音自上而下传来。

“爆豪。”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爆豪猛地抬头,视线正好对上正探着身子向下看的轰的脸。

“给你。”

轰说着伸出了手,手里握着一个小盒子。

手一松,那个盒子就直直掉了下来,爆豪良好的反射神经让他下意识接住了盒子。

落在他手中的,是装着OK绷的盒子。

爆豪沉默了几秒,突然两手一合。

BOOM!!

旋即那个炸得焦黑的小盒子被扔在了地上,爆豪已经气鼓鼓地回房间了。

轰看了看那个躺在地上的盒子,做出了判断:“里面的OK绷好像没被炸到。”

 

第二天正好没有临时执照的补习,爆豪和轰都要回班上去上课。

习惯性从五楼下到四楼时轰才想起今天他跟爆豪不用一起出门。

是以,轰稍微比其他同学晚到了两分钟。

芦户这会儿正围着爆豪打转,嘴里发出惊呼:“天呐,你这是打架了吗,爆豪?怎么脸上挂彩这么严重?!”

爆豪一只手撑着下巴,有些不耐烦地看向另一边,嘴里啧了一声。

“别说爆豪了,看看轰君那张帅气的脸现在也惨不忍睹了啊。”

轰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听说那个补习完全是斯巴达式教育啊,注重实战吗?”上鸣有些好奇。

“跟你无关吧,白痴脸。”

“你就是因为这种说话方式才没合格的,爆豪!你还不打算改一改自己的说话习惯吗?!”

“你一大早就找炸吗?!”

“上鸣,你就少说两句吧,上回我们补习的时候爆豪可没说什么啊。”芦户出面调停,她说话间眼角余光忽而瞥到什么,“诶?爆豪你不只是脸上受伤了吗?!”

丝毫没有一点女生的自觉,芦户已经动手扒开爆豪常年不好好扣扣子的衣领。

上鸣也凑过来看,还发出感叹:“居然受这种程度的伤,真是不轻松的补习啊,怎么伤到那种地方的啊?”

爆豪还没来得及发动个性把两个人炸开,就感觉眼前一花,衣领已经被人攥住了。

而站在他跟前的人,是明明刚才还坐在自己座位上的轰。

“哈?”

事发突然爆豪只做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反应。

芦户和上鸣看上去比爆豪还要震惊。

轰眨了眨眼,似乎有些疑惑自己刚刚下意识的动作和反应,在对上爆豪的脸时,才短促地啊了一声:“用上了。”

青筋爆起,爆豪伸手拽住轰的衣领:“你这白痴什么意思?!挑衅我吗?!”

轰还没有松开爆豪的衣领,也没有正面接下他的怒气,反而问了一句:“伤口感觉怎么样?这个OK绷自带了伤药,刚贴的时候可能会有点疼。”

“你说什么?!区区这种程度会让我觉得疼?别跟我开玩笑了!”

 

“那个……他们到底在讨论什么啊。”上鸣目光呆滞地指了指爆豪又指了指轰。

“这种时候装傻就对了。”芦户默默摸了摸自己被冻了一下的手。

“居然这么轻易被带跑了话题啊,小爆豪。”围观了全场的蛙吹同学感慨。

 

被轰这么一打岔,爆豪感觉这个气也发不下去了,哼了一声扔开轰的衣领,轰也在同时放手了。

等轰回到座位上去,绿谷和丽日一下围了上来,连饭田也没忍住凑了过来。

“轰同学刚才是怎么了?”

“居然去抓爆豪君的衣领,我还以为你们要打起来了。”

“不是打架。”轰很认真地回答,略微想了想,继续道,“我只是想帮他合上衣领。”

哐当——

绿谷没坐稳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什么?!”丽日捂住了嘴,“有必要吗?爆豪君是男生诶?”

“可是八百万同学体育祭的时候轰同学你也没有去做这种帮忙吧……”

“八百万不需要这种帮助。”

“小胜……难道就需要了吗?”

轰没有立马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想了想:“这么做不对吗?”

“倒也不是说不对……”绿谷陷入了沉思。

“只是有点奇怪而已。”丽日也陷入了沉思。

“奇怪吗……那我现在去向爆豪道歉。”

轰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不不,轰君,你冷静一下,这件事你没有什么好道歉的,反过来说爆豪的脾气才是真的需要改改了。你要去道歉也太纵容他了。”

“对对对,轰你根本没必要向爆豪道歉,这件事虽然奇怪,但毕竟是出于……出于好意?所以没什么好道歉的。”

轰这会儿也点了点头:“是好意。”

“那就行了……”绿谷松了口气,如果这会儿轰真的去道歉,搞不好一场战斗就要爆发了。

 

另一边的爆豪感觉自从临时执照不合格起,他就霉运不断。

先是因为跟绿谷打架被罚在宿舍四天,接着又在补习中被安排和轰一个小队行动。

那个半身混蛋最近绝对有问题。

像今天这样突然的挑衅实际上已经发生过好几回了,就像昨天他正蹲着查看废墟里伤员的情况,轰突然从后面冲过来双手按在他腰上。

“你他妈想搞什么鬼啊?!”

对面则收回手,用一种很复杂的神情看着自己的双手,仿佛那双手失去了很么重要的东西。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这边才是莫名其妙吧??”

“对不起,下意识就。”

当时的轰是这么回答的,还配合上了一副非常无辜的表情。

不得不说,颜值这种东西在天然无害这类表情上是算加分项的。

这通火气自然也没发出来。

稍微回顾了不太长的补课经历,爆豪很容易地就回忆起了种种让他不爽的事情。

反观轰,没有丝毫自觉,除了越来越顺口的对不起之外,一切如常。

这会儿又不知道在跟废久嘀咕些什么。

越想越火大的爆豪坐不住了,有的问题必须马上解决,他还不想接下来的补习受影响。

一拍桌子站起来,吸引到全班注意力的爆豪几步走到轰的面前。

“喂,你最近到底是想搞什么鬼啊?!还想这么戏弄我到什么时候?!这样做很有意思吗?啊?!阴阳脸?!”

“等等啊,小胜,轰他……”

“闭嘴!废久!这里没你的事!”

轰这时竟然露出了一副很受困扰的表情,他认真想了想措辞,开口:“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现在的状况。”

“啊?”爆豪的表情往失控的程度偏离了一点。

“对不起,爆豪。”

又是这句顺口的话,又是这个熟悉的表情,

在爆豪直接往他脸上炸之前,轰接着说下去:“最近的举动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是怎么回事,请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会认真思考,再给你一个正式的答复。”

BOOM!!

结果最后还是炸了,虽然被炸的仍然是桌子。

 

“轰,你到底是怎么了?爆豪说的那个问题是什么?”

午休的时候绿谷几人再次把轰围住了,本来也是因为各自参加了事务所的活动,已经很久没有向从前那样大部分时间能聚在一起了。

轰顿了顿,倒是反问了一个问题:“看到一个人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这正常吗?”

啪嗒——

丽日的筷子掉了。

“怎么突然谈起了这种话题?”

“不能谈吗?”

“不是不能谈,只是觉得轰的话,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该说轰根本不会有那方面的困惑吧。”

“哪方面?”

“当然是恋爱方面啊!既然都提到了什么心跳的事情。”

“恋爱?能具体跟我说说吗?”

另外三人都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

“轰同学……真是有一张容易欺骗人的脸呢。”饭田同学没忍住吐槽了一句。

“确实是这样,这张脸的感觉不应该啊。”日丽摇头。

绿谷竟然还认真考虑了一番,给出了十分简练的答案:“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参考价值,不过这个问题的话,简单来说,当你非常想去了解一个人,随时随地都想着她,然后什么心情都想和她分享,想跟她天天在一起,这种就差不多吧。还有轰君刚才说的见到她心跳加速什么的。”

“果然是纸上谈兵啊。”丽日毫不留情地插了一刀。

“这么说,我们也不能给轰同学提供有效的信息。”饭田遗憾地宣布。

谁知轰突然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原来是这样吗,我明白了,谢谢你,绿谷。”

“等等——难道你真的?这些全部对上了?”

“稍微有一点没有对上,不过我想就是这样了,我会再好好考虑一下的。”

 

于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几乎整个1年A班都知道了一件事情——

轰焦冻恋爱了。

至于对象是谁,暂且是个谜,但光是这个信息已经足以让这群精力旺盛的高中生兴奋了。

爆豪派阀的几人都是班里的活跃分子,在凑热闹上从不免俗。

“爆豪,你听说没有啊,那个轰,居然恋爱了。好像中午还在还跟绿谷询问恋爱的感觉,这家伙真让人嫉妒啊,长着那样一张讨喜的脸。”

“那个半身混蛋?”

爆豪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突然想到什么,一下拽过上鸣的领子。

“你刚刚说什么?”

“就是说轰——轰焦冻,他陷入了恋爱的烦恼。”

“别这样啊,爆豪,你怎么突然生气了?”

“哈?就因为这种愚蠢的原因才让他最近脑子不清醒吗?!”

“要么怎么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会下降啊。”芦户摊了摊手。

“谁管他那个白痴阴阳脸的智商啊,但他既然跟老子一个组,就不能拖老子的后腿!”

“喂喂,爆豪,不要冲动,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去把那个混蛋给炸醒啊!!之前张口闭口都是临时执照说个不停,烦都烦死了,这会儿自己陷入什么狗屁恋爱烦恼,杀了他!!”

由于最主要的防爆组成员切岛今天有外出的任务,上鸣和濑户并没能拦下暴怒的爆豪,只能眼睁睁目送他噼里啪啦地走远了,顺便心里为轰开始祈祷。

这还是爆豪头一回上到五楼。

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了轰的房门,爆豪一下被室内的和风装潢震撼了一下,以至于差点忘记自己踹门的初衷。

轰这会儿正在写什么材料,抬眼看到爆豪打量着自己的房间,也没有因为房门被踹而生气,还解释了一句:“我比较习惯这种风格。”

“谁问你这个了!喂,我说,听说你最近在纠结什么恋爱烦恼?有没有搞错啊??你这家伙真的想当英雄吗?之前也是,那副德行站在竞技场上。真是悠闲啊?你要是脑子被狗屁恋爱烧坏了,麻烦你赶紧退出补习,我还不想因为你的原因再次不合格啊!!”

“之前的事……对不起,爆豪。”

“不要再说这种随随便便道歉的话了,混蛋!!”

“好的。”轰点了点头。

爆豪:“……”

“关于你问我的问题,我已经考虑清楚了,现在已经没有烦恼了。”

轰突然这么说。

“啊?又在说什么蠢话?”

“我今天和绿谷同学他们讨论过这件事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因为绿谷同学用的是‘她’这个代称,我还是困惑了一个下午。只是稍微出现了一点偏差。”

“说到底你他妈不是还是在纠结恋爱的屁事吗?!!还去跟那个废久讨论?!!就因为什么恋爱变得这样女里女气的,你还当什么英雄?!搞什么鬼啊?我倒是想听听被你这种阴阳脸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家伙,反正肯定不是什么正常人吧!!”

“你。”

轰言简意赅说道。

爆豪的动作一下顿在原地,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轰。

“你还想玩弄我到什么时候?!!!”

到彻底爆炸约莫只花了三秒,轰无意识地计时了。

“我没有玩弄你的意思,爆豪。”轰的表情透出一种毋庸置疑的真诚,“我思考了一下午,得出了这个结论,我对你有那种层面的意思。”

“哈?!!”

“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不过我们这里性别上可能有点偏差,所以绿谷跟我说的话稍微让我困惑了一下。不过由于爆豪你现在来了,我发现这点偏差不是什么问题。”

“谁他妈让你解释这个了?!”

“那你想让我解释什么?”

“啊啊啊啊——”爆豪忍无可忍双手间炸了一下,“够了,别自顾自说这种话了,前段时间莫名其妙的举动也好。说着这种莫名其妙的话,连对等和老子比一场都办不到,你还真有种啊?”

“可是,我们是队员,队内禁止斗殴。”

“闭嘴!”

“你真的很想跟我打一场?”

“废话!尽管用你的火!”

“打完这一场我们就可以进入下一个步骤了吗?”

“这种屁话等你打赢老子再说!!”

轰垂下头,想了想,结果还是摇了摇头:“既然你接受跟我在一起了,我想还是不要打架了,毕竟我听说小吵怡情,家暴是不对的。”

“你——在说什么啊——”低沉到颤抖的声音自爆豪口中发出,“你果然在小瞧我啊!!炸死你个阴阳脸混蛋!!”

虽说几秒种后轰的房门差点被摔破,当晚倒是没有发生十分严重的爆破,真是可喜可贺。

 

第二天一早,轰出现在公共休息室时就引发了一阵骚乱。

“天呐,轰君,你的脸?是我的错觉吗?怎么觉得上面的伤势加重了?”

看了看关心地围绕着自己的同学,轰平淡地摇了摇头:“没事,我昨晚告白了。”

“诶?!!”

“什么?这么突然?!!”

“什么样的告白……会这么惨烈……”

“轰真是……喜欢上了不得了的人物啊?帅哥的口味都这么独特吗?”

“失败了吧,不过也没关系的。”峰田已经幸灾乐祸起来,“你看长得帅也不一定会成功,失败也不要那么难过。反正你看班里基本都单着。”

“不,我感觉我成功了。”

“不是吧?!可是你的脸都这样了,成功了吗?”

“既然成功了为什么还这么惨烈的样子?啊!难道说是轰昨晚英雄救美的时候挂彩,顺便告白成功了?”

“哇,这个套路可以有诶!真不错啊,轰!”

“不是英雄救美,是被他炸的,不过他没反对,所以我想是成功了。”

……

……

???

“轰同学,请你好好冷静一下,你现在的逻辑不对!!”

“他……?不是她??”

“我的世界观在今天毁于一旦了。”

“炸……他?”绿谷稍微动了动脑子,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难道说……”

“嗯,”轰点了点头,“而且爆豪他昨天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他脸有点红的样子。”

哐当——

“什么?!!!”

所有倒地不起的同学们同时发出了惊呼。

 

=tbc=


其实这章算是个序吧,交代起来真麻烦TUT

评论(30)
热度(495)
© 禁爆乱正 | Powered by LOFTER